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台湾统计部门:大陆游客少1成 经济成长率跌0.1%

  • 分类: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网

原标题:台湾统计部门:大陆游客少1成 经济成长率跌0.1%  中国台湾网10月17日讯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为了解赴台大陆游客数减少对台湾的冲击,台当局“主计总处”以去年大陆游客在台消费规模做为基础估算得出,若今年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人数少一成,将使得服务输出减少178亿元(新台币,下同),推计将让今年经济成长率掉0.1%。  “主计总处”官员表示,上述估计是以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为基础,不包括赴台开会、参展、求学的大陆旅客和学生。该官员说,去年大陆赴台旅客有418万人次,其中观光占8成,有344万人次,平均每日每位大陆游客消费228美元、停留7天。  这位官员表示,大致说来如果今年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少一成,会让台湾今年经济成长降低0.1%,对于台湾今年已不高的经济成长,这个降幅值得密切注意。  根据“观光局”统计,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人数,5月起开始下滑,较上年同月减幅皆逾一成,至8月减幅更扩至36%,所幸今年1-4月仍有成长,累计1~8月减幅仅3.5%。今年全年减幅是否会达一成,或超过一成?目前尚无法分析。  “主计总处”官员说,“主计总处”估计大陆游客少一成会降低经济成长0.1%,这只是“直接效果”,这个估计并未进一步以“产业关联表”去估算“间接效果”,也没有计入赴台开会、参展、业务、求学的大陆旅客减少情况,因此实际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仍有待评估。  来源:中国台湾网 朱炼  责任编辑:

原标题:丙肝携带者的救赎  在秦岭大山深处的商洛市商州区,有一个偏僻的村子南湾村,村上不少正值壮年的村民患上丙肝,因为得了丙肝,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更有整个家族都患上丙肝的情况,在他们当中,有些人因无钱治疗吐血而亡,而有的人正在等待死亡……  丙肝,这个词已经成为了村上所有人的梦魇。当地官方调查证实,许多村民感染丙肝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集体外出“卖血”经历有关。近日,华商报记者深入村庄实地探访,与丙肝患者面对面交流,通过他们的讲述,让我们走进丙肝携带者的内心世界。  10月10日,阴沉的天空时不时滴下雨滴,这样阴冷的日子让人觉得压抑而沉闷。华商报记者驱车顺着乡间小路,来到大山深处的商州区大荆镇南湾村,村道上不时有年龄偏长的村民挪着步子缓慢地走着,村子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外出打工了。  在一岔路口旁边的一处台塬处,四间两层的新房子看上去非常显眼,院子里60岁的王侃良和妻子坐在凳子上,望着近处的大山,两人不时交流几句。他们身后房子虽然是新盖的,但家里空空荡荡没几件像样的家具,小房子门口处还挂着打完针的吊瓶。自从盖起房子后,两口子就患病了,儿子外出打工挣钱,女儿已出嫁,家中只剩下他们夫妇。  王侃良和妻子丁彩凤都是肝硬化患者,2013年王侃良因为感到身体乏力、胸口憋闷到医院检查,发现患上丙肝,尽管积极治疗,但还是发展到肝硬化。去年,丁彩凤也查出患上肝硬化。今年9月初的一天,丁彩凤突然大口吐血,王侃良赶紧给住在市区的女儿打电话,将丁彩凤送到医院,住了不到半个月医院花费近万元后,丁彩凤便回家休养。  实际上大口吐血的情况出现不止一次了,3月份的时候,丁彩凤就出现过一次,当时在医院治疗期间,怕人“说走就走了”来不及处理后事,家里人就瞒着提前把墓穴给箍好了。这两三年来,王侃良夫妇先后住过多次医院,可以说两人已经多次从鬼门关挺了过来。  “看,这是我和老伴这几年治病诊断书,还有这一大堆药,这一盒要3000元呢,实在是吃不起啊。”王侃良说这话时,低下头沉默了半晌,“看病花光了钱,不能再拖累儿女了,听天由命吧。”王侃良的女儿王建敏说,大哥是农民靠外出打工养家,她家里情况也不好,他们也想让父母住院治疗,但花费太大,上次母亲硬要求出院,本来是住半个月呢。  在王侃良家不远处的山坡前,一座新墓穴7月份刚建好,这座墓穴就是为王侃良两口子准备的。人还健在,但墓穴已箍好了,在农村这种情况还是不少的。因为有了病来如山倒的经历,家里人不得不提前在着手准备后事了。    在南湾村像王侃良夫妇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今年57岁的卢淑侠,在去年5月份也曾因为丙肝住过院,诊断结果写着病毒性肝炎,丙型,慢性中度。她现在的丈夫5年前就已经查出患有丙肝,只是情况稍好些,靠药物维持,由于浑身乏力,肝脏部位隐隐作痛,夫妇二人根本干不了农活。  卢淑侠是一个苦命人,他的前夫10年前因为患肝硬化去世,到现在她还能清楚记得前夫发病时的状况。“晚上一两点,开始不停吐血,邻居就赶紧用架子车把人送到沟口。”卢淑侠回忆,送到沟口后,又拉到大医院,治疗了四五天后,医院又把人送回来了,说人不行了,回到家第二天人就走了。前夫走后,家里的农活没人干,女儿还没出嫁,卢淑侠便和现在的丈夫(同一个村)走到了一块,但没想到随后他们都得了病,因为没有钱治病,两人只能是吃点药慢慢维持。“我这病来了就是要命,没有办法,只能是等死啊。”卢淑侠叹了口气,望着天空无奈地说。    丙肝属于传染病,一开始村民对这种病并不了解,有些人开玩笑自嘲,“丙肝”想着是不是能吃的饼干,只是后来得的人多了,大家慢慢知道了这种病,但在村民内心里还是不希望更多人知道,害怕传出去丢人。在前期有些人一直不去检查,自己在家里扛着,查出来也不去积极治疗,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没钱治疗。  “你们报道可以,但不要提及具体名字,传出去不好。”51岁的村民罗书强说这话后很快又补充说,反正得病的人多了,也无所谓了,大家都彼此彼此啊,在一旁的不少乡亲都笑了起来。  罗书强是2015年6月查出来患有丙肝,花费了7万多元做了手术,在家靠打干扰素治疗。一年多时间,每隔一天都要打干扰素,药物的副作用让他感觉到四肢无力,不想吃饭。  罗书强是家里的希望,也是主要劳力,现在得病了,一家人日子过得十分紧巴。罗书强说,他们弟兄四个,父亲患上了丙肝,大哥和四弟也都是丙肝,一个家族4个人都患病,而且四个人都是主要劳力,这让他们这个家族无法承受。  56岁的王来山身体瘦弱,说起话来有气无力,他家离罗书强家不远,四间土坯房看上去破旧不堪,家里十分简陋,柜子上放着各种药物。他的妻子是聋哑人,大女儿出嫁患精神病,小女儿也已出嫁在广东打工。农忙时他在家干活,农闲时到西安打工挣钱。  今年3月份,王来山感觉到自己心口痛,浑身发困,到医院检查说是丙肝,之后他又跑到西安复查确诊丙肝。“我家里情况就是这样,住院都是我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没办法啊。”王来山说,为了治病,他已经花费了6万元了,除了向亲戚借的外,还贷款了3万元,现在他一边在西安摆摊卖水果,一边买药维持治疗。王来山说,他大哥也是患肝硬化去世的,当时是他将大哥送走的,他担心自己的病,假若有一天出事,真不敢想。。。。。。      为什么在南湾村丙肝患者如此多呢?据村民们回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地处秦岭深处的商洛经济落后,不少人都选择外出卖血,上述提及的村民均在那个年代有过卖血的经历。  “我们这里相对贫困,那个时候由‘血头’通知卖血的人,然后组织大伙到商洛、西安、甘肃等地卖血。”王侃良和妻子丁彩凤卖血时还是身体强壮的年轻人,他们回忆,当时一个村子,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分批分期去卖血,几乎每个礼拜,村子都有人去卖血,一个人一次抽血300毫升就能挣到36元,一些村民由于挣钱没门路,就将卖血当成了主要家庭收入。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每次去的时候大家成群结队,热热闹闹、有说有笑,因为山里人也没有出过远门,还把卖血当成一种愉快的事情。”丁彩凤说,到了地方做完检查后,每次去将胳膊一伸,人家开始抽血。卖完血现场就把钱给了,给“血头”一定的提成,抽完血每个人还能得到被子、面包等礼品,村民们会将面包带回家给孩子吃,用卖血的钱补贴家用。  丁彩凤最后一次卖血是到甘肃天水市,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那次她在宾馆住了一个月,排队等候卖血,最后经过检查,医护人员告诉她,她得了丙肝不能献血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去卖血了。丙肝是什么病,当时丁彩凤并不知道,也就没在意。  卢淑侠当时也是和前夫一块卖血的,包括现在的丈夫也一块卖过血。她说,当时卖血有卖全血的也有卖血浆的,卖全血就是一次性献血,卖血浆就是抽完血后,提取了血液中的血浆,而将剩余的血蛋白又输回卖血者本人身上。  这种疯狂的卖血行为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才逐渐停息下来,这些卖血者也陆续回到村上,那时就有人感染上了丙肝,只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经济困难,南湾村体质较好的村民先后在西安、宝鸡、渭南、甘肃天水和商洛进行有偿献血,特别是1975年到1985年之间有偿献血地方广、次数多,既献全血又献血浆,1986到1990年之间大部分有偿献血者因血液不合格被淘汰,1990年后有偿献血逐渐停息。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采血基本上不检测丙肝,技术手段各方面达不到,只是检测艾滋病和乙肝等。”商州区疾控中心主任王建军说,更严重的是采血时将血液中的有用成分取掉,再将剩余的血蛋白输回卖血者体内,这很容易感染丙肝。  “商洛血站是九十年代后续才成立,之前血液管理处于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医院需要血液,通过‘血头’找人,对献血者只做一些简单的检查。”王建军说,那时候经济比较落后,卖血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这样导致不少人去“卖血”。  大荆镇部分群众感染丙肝的事情,引起了商洛市、商州区两级政府重视,商州区疾控中心展开调查,依据调查结果他们认定,大荆镇部分群众患上丙肝系历史原因造成的。商洛市疾控中心调查后认为,这不属于爆发性疫情的范畴,相关具体工作由商州区疾控中心负责处理。  一份关于大荆镇南湾村丙肝病例调查报告显示,今年6月份,商州区疾控中心会同大荆镇中心卫生院一起,对南湾村自述有丙肝史而无诊断依据的村民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血液标本采集、检测,两次共调查47名村民,采集血液标本29份,结果显示:其中本人持有市级以上医院丙肝诊断证明的18名,29份标本中丙肝抗体阳性22名,1名弱阳性,需要进一步再检测,6名丙肝抗体阴性。  这次共调查自述患有丙肝及有献血史村民47人,调查对象全部为有献血史者,两次调查共筛查出丙肝抗体阳性40人,最小年龄43岁,最大72岁,主要集中在51岁到60岁之间。调查了解到,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南湾村有大量人员有献血史。  这份报告最后称,这次调查主要围绕有献血史者,由于时间间隔长、调查主要以自述为主,而丙肝又是多途径传播传染病,在献血期间无丙肝抗体检测,停止献血时未及时检测丙肝抗体,不排除献血时血液回输感染而导致丙肝的可能。      对于南湾村不少村民患上丙肝,大荆镇副镇长王超和大荆镇中心卫生院院长郭瑛表示,这属于历史原因,当时卫生技术条件达不到,献血时检测不到丙肝。他们已向村民加大宣传力度,让大家知道如何防治丙肝,另外就是提高农合疗报销比例。  王建军说,他们只是接到反映去调查,做了一些检查,并没全面的普查。按照现有的条件,全区还达不到对所有人进行摸底普查,只能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到哪里开展工作。商洛属于贫困地区,据他们初步估计,当年全区有十多个村子有卖血的情况,如果要普查不太现实,就算查出来后怎么解决也是个问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群众自发组织卖血,在那种特殊的背景下,医疗检测条件达不到,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商州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黄少军说,现在看属于特定事情,特殊背景下的事件。其坦言,上次他们抽查了大荆镇南湾村发现,有40人疑似丙肝携带者,这不排除有人没在家或者别的村也有的情况。目前看,南湾村丙肝疾病传染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一种是采血时引起的感染,还有一种是采血时采部分血液,而将另外的血液输回献血者身体造成了感染。”黄少军无奈地说,目前还没有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普查,具体数字并不掌握。作为卫计部门来讲,只能是健康教育,让群众有一个初步了解,引导病人合理诊治,按照相关政策进行医疗报销。  “肝炎分成甲、乙、丙等几种,常见的乙肝比较多,乙肝和丙肝都是通过血液、母婴、性传播三种途径传染,属于乙类传染病。”商洛市疾控中心流行病防治科陈彦炜介绍,丙肝主要经血源性传播,临床表现有发热、消化道症状及肝功能异常等,慢性化程度较为严重,可导致暴发性肝衰竭。丙型肝炎在商洛各县区都散发有,感染上丙肝病毒后,因为有潜伏期不容易被及时发现。  陈彦炜说,以前血液管理不规范,一部分人在卖血过程中感染丙肝,也就从那个时候起血液管理上有了根本变化。“需要说明的是丙肝可防、可治,初期通过利巴韦林和干扰素可治愈,患者也无需过度惊慌。”陈彦炜解释说,肝脏解毒功能强,体内营养转换都是通过肝脏完成,它相当于人体的“解毒工厂”。通俗讲丙肝是一种病毒,肝脏的特点是血流丰富,病毒对肝脏组织有侵噬性,肝功能就会受损,发展到后期就是肝硬化,严重的就是肝硬化腹水,最后导致肝功能衰竭或者肝癌。华商报记者 陈永辉责任编辑:

参考消息网10月3日报道 台媒称,台湾在第二次政党轮替之后,原本销往大陆的农渔产品因新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造成政治僵局,农渔民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9月30日报道,国民党籍民意代表张丽善29日表示,蔡英文在选举时就以“维持现状”四字欺骗大家,如今连“九二共识”都不愿承认,政治僵局却牺牲了靠天吃饭的台湾农渔民,当前只能靠民间自食其力与对岸联系。张丽善指出,当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即降低对大陆经贸依赖,着眼东南亚及印度市场——本网注)其实就是一味地“反陆”!   张丽善指出,大陆是台湾最大的贸易输出地,每年有超过2.3万亿新台币(约合4900亿人民币)的顺差,若台湾为了政治因素放弃如此庞大的市场,对于台湾农渔民何其残忍。  张丽善举例表示,台湾8个县市的父母官为帮助台湾当地农民和观光业,不久前共同造访大陆,并提出持续采购台湾农产品、扩大两岸观光交流等活动。  未料当局陆委会却随即回应,未经当局授权,不得签署协议,回台将被追究。  张丽善大力呼吁,若蔡当局不愿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迟迟无法破冰,那么就应该让民间、地方自食其力,而不是再把手伸进两岸民间的交流互动。  报道称,屏东金园农产品生产合作社经理庄瑞贞说,政党轮替后柠檬销售出现危机,“不管政治怎么样,我们农民要有饭吃!”  庄瑞贞1999年首次赴大陆参加水果展销,她说“两岸语言讲得通、听得懂,我到那边推广很方便,不存在语言隔阂,我们特别喜欢到大陆做生意。”  今年4月庄瑞贞还随屏东县政府赴陆参访,回台就遇到5·20政权交替,“谈好的一切事项有如石沉大海”。  庄瑞贞表示,“这个市场真的很大,希望上面的人好好的处理这一块,农民只想好好地种柠檬。”   台南市虱目鱼养殖协会理事长王文宗说,这次政党轮替刚好让大家看到是谁在骗人,新当局将遭人民唾弃。他忍不住要呼吁,早日承认“九二共识”。  王文宗也承认,南部选民在地下电台长期洗脑之下,每到选举,绿旗一举,选票就一面倒,但这回渔民已认清事实。两岸有相同语言、文化,销大陆才是长远之道。至于南向云云,王文宗反问,菲律宾跟印尼的海中箱网养殖,规模比台湾大、成本比台湾低,“我们能卖给谁?”  报道称,虱目鱼能卖到大陆,是因过去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在ECFA零关税优惠下,大陆让利给台湾渔民。现在新当局上台,不仅原来的收购协议没了,渔民要自己去跟大陆官方商量,台湾农政单位还不遗余力地打压。面对现在虱目鱼养殖全面溃败,又逢台风灾损,王文宗呼吁新当局尽快承认“九二共识”,让农渔民能够喘口气。  无党籍台南市议员谢财旺没有政党色彩,选举不靠蓝也不靠绿,他说,两岸关系急冻之后,台南虱目鱼受害最严重,渔民不断表达心声,但当局却没有任何作为,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强扣帽子,“把经济问题转化为政治问题”。  谢财旺说,两岸本是一家亲,台湾农业销往大陆是最大的活路,大陆对台湾又特别照顾,“西边有路不走,硬要去开辟南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报道称,台湾农渔产品销往大陆,从2005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帮忙打开市场,到去年为止,一年达到近10亿美元(约合67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现在当局要推“新南向政策”不是不行,毕竟多一条路多一分收入,但应多听专家意见,更不该到处扣“红帽子”。  从凤梨、释迦、莲雾到芒果,台湾水果在大陆受欢迎,一年在淘宝网卖1.5万箱芒果,堪称“台湾之光”。如果没有大陆这块市场,今天台湾水果的产量、价格,绝对没有现在这么风光,只是很多人不愿承认罢了。  此外,根据农业主管机关的数据,2015年台湾销往大陆的冷冻鱿鱼、冷冻秋刀鱼产值合计6200多万美元;南部的活体石斑鱼更逾1.2亿美元。未来面临冲击不逊于农业。  报道称,蔡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致4个多月来,台湾在国际空间、南海问题上频频受制,陆客不来,农渔产品销大陆也受影响,从外务到内务全盘重创,而且状况还在恶化。  报道称,从观光业到农渔业,台湾人民正感受到拒绝“九二共识”的苦果。责任编辑: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日前发布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指导意见,明确三级小城镇发展方向,以推动小(城)镇与大城市协调发展。同时,与美丽乡村建设相对应,形成了完整的城、镇、村三级一体化发展模式,进一步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缩小城乡差距。  据介绍,特色小镇发展将重点立足产业、功能、机制等,将创新性供给与个性化需求有效对接,按照控制数量、提高质量,节约用地、体现特色的要求,推动小城镇发展与疏解大城市中心城区功能相结合、与特色产业发展相结合、与服务“三农”相结合。  另外,全面放开小城镇落户限制,全面落实居住证制度。建立健全进城落户农民农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自愿有偿流转和退出机制,大力推 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鼓励利用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金,共同发起设立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基金。并赋予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特大镇县级管理职能和权限, 强化事权、财权、人事权和用地指标等保障。推动具备条件的特大镇有序设市。责任编辑:

原标题:索马里海盗释放26名人质含大陆船员 国民党蔡正元:赎金一辈子都不能讲  [观察者网综合]中国外交部网站10月23日深夜发布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了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近5年的“NAHAM3”号渔船中国船员安全获救。  华春莹介绍了船员获释的经过:2012年3月,阿曼籍台湾渔船“NAHAM3”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船上有29名船员,其中10名大陆同胞、2名台湾同胞, 还有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的17名船员。其间,包括1名大陆同胞、1名台湾同胞在内的3名船员不幸身亡。  经多方努力,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2日,幸存的26名船员全部安全获救,并在联合国有关机构协助下于23日抵达肯尼亚。中国政府派工作组赴前方迎接 获救中方船员。在做好安置、体检、心理疏导等工作后,获救的中国同胞将在外交部工作组陪护下尽快返回祖国,与亲人团聚。  华春莹表示,在此,中国政府向所有参与营救的机构和人员致以诚挚的谢意,也对获救船员们表示衷心的祝福。同时对被劫持后不幸身亡的3名船员表示沉重哀悼,对他们的家属致以深切慰问,对海盗无视生命尊严的残忍行径予以强烈谴责。  获救的26名船员在这4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他们又是怎样获救的呢?    另据台湾“中央社”23日报道,台湾船东拥有的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被索马里海盗挟持近5年,22日海盗释放了包含台籍轮机长沈瑞章在内的26名亚裔 人质,协助救援的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表示,这26名人质将先被带往肯尼亚安全区域后转往中国大陆广州,再由各方政府带回。  协助谈判并促成船员获释的“人质支持伙伴”组织(Hostage Support Partners, HSP)在22日发表声明,“我们很高兴宣布,NAHAM3的船员已于今天清晨获释。”这26名被索马里海盗关押近5年的NAHAM3船员,将在联合国人 道主义救援飞机的护送下安全被送离非洲。  蔡正元表示,代表发出声明的约翰·史蒂德(John Steed)是HSP组织协调员,负责与索马里海盗谈判的代表,发出声明是为了告诉周边国家他们将运送被营救出的人质。  史蒂德是英国陆军退役上校,他牵头与当地社群、部落和宗教领袖参与协商,过程长达18个月。他不愿谈论人质获释的细节情况,只说过程充满危险和“英勇精神”。  NAHAM3号在2012年3月在非洲东部岛国塞舌尔以南海域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台籍船长钟徽德身亡,其余船员被挟为人质。据了解,这群船员被海盗挟持长达1672天,是被劫持时间历来第二长的人质,NAHAM3则是海盗猖獗期间劫持的最后一艘商船。  这26名人质分别是来自台湾的轮机长沈瑞章,以及中国大陆、柬埔寨、印尼、菲律宾与越南渔工。史蒂德22日表示,有关人员将在接出人质后,安排他们回家。 史蒂德说:“他们在悲惨的环境下度过四年半。这些船员营养不良,其中一人的足部留有枪伤,一人曾经中风,另有一人患了糖尿病。”  美国非营利组织(NGO)“一个地球未来基金会”的“海洋无海盗计划”说,索马里海盗最初挟持29名船员,其中一人在挟持过程中遇害,另有两人在沦为人质期间病故。  蔡正元表示,这26名人质预计在抵达广州之后,会由各国领事人员分别接走,至于台湾籍籍轮机长沈瑞章,会由他担任主任的民间组织“两岸人民服务中心”安排接回台湾。  据美联社报道,索马里海盗侯赛因(Bile Hussein)说,2012年3月挟持台湾渔船NAHAM3,船只随后沉没。侯赛因说,收了150万美元赎金才同意释放全部船员。然而这一说法无法得到证实。  “中央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首次和索马里海盗谈判时,对方索要的赎金是150万美元,船东以船只损失约百万美元、渔货损失也近200万美元为由,只愿提供30万美元赎金,双方再经过多次协商,最后成交价不得而知。  台湾外事部门23日表示,船东提供部分赎金,其余向国际募款。  台湾外事部门称,在2012年获知此案后即与国际主要反海盗机制如“海盗通报中心”与“海洋无海盗”(Oceans Beyond Piracy, OBP)等组织密切保持联系,过去对案情的最新进展均有所掌握。  有关政府或人质家属是否有付给海盗赎金,台外事部门部表示,以近年来各国发生类此案件为例,遭劫船只所属公司多经由投保“海盗险”的保险公司筹措赎金,各国政府多采不介入立场。  台外事部门指出,一旦海盗知道船东可获政府资金奥援,恐怕会致使海盗漫天开价。据了解,船东提供部分赎金,其余由受委托处理的团体向国际募款而来。  台湾驻南非代表处已经接到台外事部门指示,在人质获释后立刻前往肯尼亚协助台湾籍船员尽速返台。  HSP协调员史蒂德同时也是“海洋无海盗”组织的东非地区主管,他之前赴索马里加尔卡尤市(Galkayo)将NAHAM3渔船的船员接出。他说:“人质们都衣衫褴褛、瘦弱枯干、营养不良。”  但史蒂德拒绝回应解救人质是否支付了赎金,但说索马里当地社区和部族的长老们都在“这一艰难情况下”伸出援手。  他说:“这是些可怜的渔民。他们的渔船不值钱,他们也没买保险。当然,他们所在国的政府也不愿卷入这类谈判中。”  史蒂德表示,这代表索马里海盗猖獗时期,被劫持的最后剩余船员结束囚禁。    据协助营救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船员的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披露,台湾籍轮机长沈瑞章在遭押2年10个月后曾通过视频诉说处境,表示每天只有1000CC(1升)饮水,处境艰苦,恳求台湾政府帮忙。  蔡正元多年来协助营救台湾船东登记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被绑架人质,他曾要求海盗提供视频证明人质安全。  根据蔡正元23日向媒体提供的视频内容,从门中可看到人质蹲坐,海盗在后方持武器监控。打赤膊的沈瑞章在片中喊话,要”台湾善良的老百姓看看,台湾老板洪 高雄做的事情,他叫我们到索马里抓鱼,发生事情了,不闻不问,连钱都拿不出来。这批人全都是年轻人,2年10个月了,还不够吗?”  沈瑞章并控诉当时执政的马英九政府,他说,“台湾政府说不是台湾船,你不管,只管我台湾人。你管我台湾人没有错,难道洪高雄不是台湾人吗?”  沈瑞章说,这批渔工都是年轻人,当他孩子都可以了,他都60岁了,政府还说只处理他回去,“这批人要怎么办?”他也有良心,不是不想回去,只是这批年轻人,台湾政府也有责任,要去找洪高雄,船东是洪高雄,台湾政府拿他没办法吗?可以这样让这批人放在这边等死?  沈瑞章表示,他们在非洲这么热的地方,一天只有1000CC(饮水),海盗讲得很清楚,台湾老板不交钱,水也没有,粮食也没有。“生病了,命长的人就拖,命短的人,海盗也不拿药给你,说没有钱可以买药,结果2个年轻人就这样白白死掉了”。  沈瑞章最后哽咽说,台湾善良的老百姓,看到视频请帮忙施压,要政府一定要处理,不要说不是台湾船就不处理。台湾人老讲台湾是“人权国家、民主自由国家”,很自豪,却不晓得政府这么自私。“我只是一个小小老百姓,没有权力,家里也没有钱,如果家里有钱,老早就拿出来了。”    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23日受邀出席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举办的“新战力选训营”做专题演讲,但是媒体关注的是蔡正元居间营救遭索马里海盗绑架船员的经过。他感谢包括台湾、菲律宾、香港和大陆等企业帮忙,至于多少赎金,他说“一辈子都不能讲”。  蔡正元指出,2013年有遭索马里海盗绑架人质的家属求助于他,当时曾说明与海盗交涉是要花钱的。因为交涉时间拖很久,过程得到包括台湾、台商、中国大陆、菲律宾等企业界协助,他很感谢,不过细节不便对外多说。  蔡正元表示,救援过程知道渔船被打烂了,人质也从海边送到山上,救援的工作很困难;返航的路要走陆路再到一个定点改乘小飞机返回。  协助救援还有中国大陆方面,被问到对口单位有哪些,蔡正元说,包括大陆人质所在地的党委书记和当地省委等。  回顾冗长的救援过程,蔡正元表示,他隐藏了当时的“立委”身分,主要是怕公职身分恐被误会是政府代表,怕赎金难谈,也怕身分被联合国误会,才用化名介入, 协助处理此事。他提及当时人质家属出面求助,自己虽允诺帮忙,但要求所有人都要封口,不能对外乱讲话,否则恐危及人质安全。  蔡正元透露,本来有机会可以先救轮机长沈瑞章,但是60几岁的老轮机长告诉他,自己可以殿后,因为很多年轻的渔工跟他多年,还有未来。他听了很感动,决定卯起来救人,且筹到营救20几个人需求的经费,至于到底多少钱?“一辈子都不能讲”。  蔡正元说,救人前先看过视频,确定人还活着才和对方继续接触。另外,包括台湾企业、台商、香港、菲律宾还有大陆等企业帮忙,他也代表轮机长向大家致谢。  至于营救过程,蔡正元说,国民党中央完全没有介入,而当时曾向党内高层求援,但是因为官方公职身分,有所不便。  有媒体询问当时“行政院长”张善政曾说过“该海域不能捕鱼”,蔡正元说,人都被抓走了,还说能不能捕鱼的事。他认为可能是当时“农委会”给张善政的意见和说法。  蔡正元说,他了解张善政的立场,不方便接触这些事,“不过张善政已是政府官员里最有心的人了”。  对于奔走营救人质,蔡正元表示,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在“立法院”出现,还被“太阳花学运”的人说他出席率最低、要罢免他。  蔡正元说,获救船员是通过陆路再由以联合国人道救援团体名义的协助,改乘小型机返航,他说,如果没有更改接驳据点,轮机长沈瑞章可能被送到广州再返回台湾。蔡正元说,这是他担任公职应帮的忙,外界无需感谢;他笑说,只希望大家不要骂他就好了。责任编辑:

台湾统计部门:大陆游客少1成 经济成长率跌0.1%

原标题:台湾统计部门:大陆游客少1成 经济成长率跌0.1%  中国台湾网10月17日讯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为了解赴台大陆游客数减少对台湾的冲击,台当局“主计总处”以去年大陆游客在台消费规模做为基础估算得出,若今年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人数少一成,将使得服务输出减少178亿元(新台币,下同),推计将让今年经济成长率掉0.1%。  “主计总处”官员表示,上述估计是以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为基础,不包括赴台开会、参展、求学的大陆旅客和学生。该官员说,去年大陆赴台旅客有418万人次,其中观光占8成,有344万人次,平均每日每位大陆游客消费228美元、停留7天。  这位官员表示,大致说来如果今年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少一成,会让台湾今年经济成长降低0.1%,对于台湾今年已不高的经济成长,这个降幅值得密切注意。  根据“观光局”统计,赴台观光的大陆游客人数,5月起开始下滑,较上年同月减幅皆逾一成,至8月减幅更扩至36%,所幸今年1-4月仍有成长,累计1~8月减幅仅3.5%。今年全年减幅是否会达一成,或超过一成?目前尚无法分析。  “主计总处”官员说,“主计总处”估计大陆游客少一成会降低经济成长0.1%,这只是“直接效果”,这个估计并未进一步以“产业关联表”去估算“间接效果”,也没有计入赴台开会、参展、业务、求学的大陆旅客减少情况,因此实际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仍有待评估。  来源:中国台湾网 朱炼  责任编辑:

原标题:丙肝携带者的救赎  在秦岭大山深处的商洛市商州区,有一个偏僻的村子南湾村,村上不少正值壮年的村民患上丙肝,因为得了丙肝,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更有整个家族都患上丙肝的情况,在他们当中,有些人因无钱治疗吐血而亡,而有的人正在等待死亡……  丙肝,这个词已经成为了村上所有人的梦魇。当地官方调查证实,许多村民感染丙肝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集体外出“卖血”经历有关。近日,华商报记者深入村庄实地探访,与丙肝患者面对面交流,通过他们的讲述,让我们走进丙肝携带者的内心世界。  10月10日,阴沉的天空时不时滴下雨滴,这样阴冷的日子让人觉得压抑而沉闷。华商报记者驱车顺着乡间小路,来到大山深处的商州区大荆镇南湾村,村道上不时有年龄偏长的村民挪着步子缓慢地走着,村子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外出打工了。  在一岔路口旁边的一处台塬处,四间两层的新房子看上去非常显眼,院子里60岁的王侃良和妻子坐在凳子上,望着近处的大山,两人不时交流几句。他们身后房子虽然是新盖的,但家里空空荡荡没几件像样的家具,小房子门口处还挂着打完针的吊瓶。自从盖起房子后,两口子就患病了,儿子外出打工挣钱,女儿已出嫁,家中只剩下他们夫妇。  王侃良和妻子丁彩凤都是肝硬化患者,2013年王侃良因为感到身体乏力、胸口憋闷到医院检查,发现患上丙肝,尽管积极治疗,但还是发展到肝硬化。去年,丁彩凤也查出患上肝硬化。今年9月初的一天,丁彩凤突然大口吐血,王侃良赶紧给住在市区的女儿打电话,将丁彩凤送到医院,住了不到半个月医院花费近万元后,丁彩凤便回家休养。  实际上大口吐血的情况出现不止一次了,3月份的时候,丁彩凤就出现过一次,当时在医院治疗期间,怕人“说走就走了”来不及处理后事,家里人就瞒着提前把墓穴给箍好了。这两三年来,王侃良夫妇先后住过多次医院,可以说两人已经多次从鬼门关挺了过来。  “看,这是我和老伴这几年治病诊断书,还有这一大堆药,这一盒要3000元呢,实在是吃不起啊。”王侃良说这话时,低下头沉默了半晌,“看病花光了钱,不能再拖累儿女了,听天由命吧。”王侃良的女儿王建敏说,大哥是农民靠外出打工养家,她家里情况也不好,他们也想让父母住院治疗,但花费太大,上次母亲硬要求出院,本来是住半个月呢。  在王侃良家不远处的山坡前,一座新墓穴7月份刚建好,这座墓穴就是为王侃良两口子准备的。人还健在,但墓穴已箍好了,在农村这种情况还是不少的。因为有了病来如山倒的经历,家里人不得不提前在着手准备后事了。    在南湾村像王侃良夫妇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今年57岁的卢淑侠,在去年5月份也曾因为丙肝住过院,诊断结果写着病毒性肝炎,丙型,慢性中度。她现在的丈夫5年前就已经查出患有丙肝,只是情况稍好些,靠药物维持,由于浑身乏力,肝脏部位隐隐作痛,夫妇二人根本干不了农活。  卢淑侠是一个苦命人,他的前夫10年前因为患肝硬化去世,到现在她还能清楚记得前夫发病时的状况。“晚上一两点,开始不停吐血,邻居就赶紧用架子车把人送到沟口。”卢淑侠回忆,送到沟口后,又拉到大医院,治疗了四五天后,医院又把人送回来了,说人不行了,回到家第二天人就走了。前夫走后,家里的农活没人干,女儿还没出嫁,卢淑侠便和现在的丈夫(同一个村)走到了一块,但没想到随后他们都得了病,因为没有钱治病,两人只能是吃点药慢慢维持。“我这病来了就是要命,没有办法,只能是等死啊。”卢淑侠叹了口气,望着天空无奈地说。    丙肝属于传染病,一开始村民对这种病并不了解,有些人开玩笑自嘲,“丙肝”想着是不是能吃的饼干,只是后来得的人多了,大家慢慢知道了这种病,但在村民内心里还是不希望更多人知道,害怕传出去丢人。在前期有些人一直不去检查,自己在家里扛着,查出来也不去积极治疗,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没钱治疗。  “你们报道可以,但不要提及具体名字,传出去不好。”51岁的村民罗书强说这话后很快又补充说,反正得病的人多了,也无所谓了,大家都彼此彼此啊,在一旁的不少乡亲都笑了起来。  罗书强是2015年6月查出来患有丙肝,花费了7万多元做了手术,在家靠打干扰素治疗。一年多时间,每隔一天都要打干扰素,药物的副作用让他感觉到四肢无力,不想吃饭。  罗书强是家里的希望,也是主要劳力,现在得病了,一家人日子过得十分紧巴。罗书强说,他们弟兄四个,父亲患上了丙肝,大哥和四弟也都是丙肝,一个家族4个人都患病,而且四个人都是主要劳力,这让他们这个家族无法承受。  56岁的王来山身体瘦弱,说起话来有气无力,他家离罗书强家不远,四间土坯房看上去破旧不堪,家里十分简陋,柜子上放着各种药物。他的妻子是聋哑人,大女儿出嫁患精神病,小女儿也已出嫁在广东打工。农忙时他在家干活,农闲时到西安打工挣钱。  今年3月份,王来山感觉到自己心口痛,浑身发困,到医院检查说是丙肝,之后他又跑到西安复查确诊丙肝。“我家里情况就是这样,住院都是我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没办法啊。”王来山说,为了治病,他已经花费了6万元了,除了向亲戚借的外,还贷款了3万元,现在他一边在西安摆摊卖水果,一边买药维持治疗。王来山说,他大哥也是患肝硬化去世的,当时是他将大哥送走的,他担心自己的病,假若有一天出事,真不敢想。。。。。。      为什么在南湾村丙肝患者如此多呢?据村民们回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地处秦岭深处的商洛经济落后,不少人都选择外出卖血,上述提及的村民均在那个年代有过卖血的经历。  “我们这里相对贫困,那个时候由‘血头’通知卖血的人,然后组织大伙到商洛、西安、甘肃等地卖血。”王侃良和妻子丁彩凤卖血时还是身体强壮的年轻人,他们回忆,当时一个村子,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分批分期去卖血,几乎每个礼拜,村子都有人去卖血,一个人一次抽血300毫升就能挣到36元,一些村民由于挣钱没门路,就将卖血当成了主要家庭收入。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每次去的时候大家成群结队,热热闹闹、有说有笑,因为山里人也没有出过远门,还把卖血当成一种愉快的事情。”丁彩凤说,到了地方做完检查后,每次去将胳膊一伸,人家开始抽血。卖完血现场就把钱给了,给“血头”一定的提成,抽完血每个人还能得到被子、面包等礼品,村民们会将面包带回家给孩子吃,用卖血的钱补贴家用。  丁彩凤最后一次卖血是到甘肃天水市,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那次她在宾馆住了一个月,排队等候卖血,最后经过检查,医护人员告诉她,她得了丙肝不能献血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去卖血了。丙肝是什么病,当时丁彩凤并不知道,也就没在意。  卢淑侠当时也是和前夫一块卖血的,包括现在的丈夫也一块卖过血。她说,当时卖血有卖全血的也有卖血浆的,卖全血就是一次性献血,卖血浆就是抽完血后,提取了血液中的血浆,而将剩余的血蛋白又输回卖血者本人身上。  这种疯狂的卖血行为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才逐渐停息下来,这些卖血者也陆续回到村上,那时就有人感染上了丙肝,只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经济困难,南湾村体质较好的村民先后在西安、宝鸡、渭南、甘肃天水和商洛进行有偿献血,特别是1975年到1985年之间有偿献血地方广、次数多,既献全血又献血浆,1986到1990年之间大部分有偿献血者因血液不合格被淘汰,1990年后有偿献血逐渐停息。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采血基本上不检测丙肝,技术手段各方面达不到,只是检测艾滋病和乙肝等。”商州区疾控中心主任王建军说,更严重的是采血时将血液中的有用成分取掉,再将剩余的血蛋白输回卖血者体内,这很容易感染丙肝。  “商洛血站是九十年代后续才成立,之前血液管理处于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医院需要血液,通过‘血头’找人,对献血者只做一些简单的检查。”王建军说,那时候经济比较落后,卖血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这样导致不少人去“卖血”。  大荆镇部分群众感染丙肝的事情,引起了商洛市、商州区两级政府重视,商州区疾控中心展开调查,依据调查结果他们认定,大荆镇部分群众患上丙肝系历史原因造成的。商洛市疾控中心调查后认为,这不属于爆发性疫情的范畴,相关具体工作由商州区疾控中心负责处理。  一份关于大荆镇南湾村丙肝病例调查报告显示,今年6月份,商州区疾控中心会同大荆镇中心卫生院一起,对南湾村自述有丙肝史而无诊断依据的村民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血液标本采集、检测,两次共调查47名村民,采集血液标本29份,结果显示:其中本人持有市级以上医院丙肝诊断证明的18名,29份标本中丙肝抗体阳性22名,1名弱阳性,需要进一步再检测,6名丙肝抗体阴性。  这次共调查自述患有丙肝及有献血史村民47人,调查对象全部为有献血史者,两次调查共筛查出丙肝抗体阳性40人,最小年龄43岁,最大72岁,主要集中在51岁到60岁之间。调查了解到,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南湾村有大量人员有献血史。  这份报告最后称,这次调查主要围绕有献血史者,由于时间间隔长、调查主要以自述为主,而丙肝又是多途径传播传染病,在献血期间无丙肝抗体检测,停止献血时未及时检测丙肝抗体,不排除献血时血液回输感染而导致丙肝的可能。      对于南湾村不少村民患上丙肝,大荆镇副镇长王超和大荆镇中心卫生院院长郭瑛表示,这属于历史原因,当时卫生技术条件达不到,献血时检测不到丙肝。他们已向村民加大宣传力度,让大家知道如何防治丙肝,另外就是提高农合疗报销比例。  王建军说,他们只是接到反映去调查,做了一些检查,并没全面的普查。按照现有的条件,全区还达不到对所有人进行摸底普查,只能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到哪里开展工作。商洛属于贫困地区,据他们初步估计,当年全区有十多个村子有卖血的情况,如果要普查不太现实,就算查出来后怎么解决也是个问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群众自发组织卖血,在那种特殊的背景下,医疗检测条件达不到,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商州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黄少军说,现在看属于特定事情,特殊背景下的事件。其坦言,上次他们抽查了大荆镇南湾村发现,有40人疑似丙肝携带者,这不排除有人没在家或者别的村也有的情况。目前看,南湾村丙肝疾病传染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一种是采血时引起的感染,还有一种是采血时采部分血液,而将另外的血液输回献血者身体造成了感染。”黄少军无奈地说,目前还没有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普查,具体数字并不掌握。作为卫计部门来讲,只能是健康教育,让群众有一个初步了解,引导病人合理诊治,按照相关政策进行医疗报销。  “肝炎分成甲、乙、丙等几种,常见的乙肝比较多,乙肝和丙肝都是通过血液、母婴、性传播三种途径传染,属于乙类传染病。”商洛市疾控中心流行病防治科陈彦炜介绍,丙肝主要经血源性传播,临床表现有发热、消化道症状及肝功能异常等,慢性化程度较为严重,可导致暴发性肝衰竭。丙型肝炎在商洛各县区都散发有,感染上丙肝病毒后,因为有潜伏期不容易被及时发现。  陈彦炜说,以前血液管理不规范,一部分人在卖血过程中感染丙肝,也就从那个时候起血液管理上有了根本变化。“需要说明的是丙肝可防、可治,初期通过利巴韦林和干扰素可治愈,患者也无需过度惊慌。”陈彦炜解释说,肝脏解毒功能强,体内营养转换都是通过肝脏完成,它相当于人体的“解毒工厂”。通俗讲丙肝是一种病毒,肝脏的特点是血流丰富,病毒对肝脏组织有侵噬性,肝功能就会受损,发展到后期就是肝硬化,严重的就是肝硬化腹水,最后导致肝功能衰竭或者肝癌。华商报记者 陈永辉责任编辑:

参考消息网10月3日报道 台媒称,台湾在第二次政党轮替之后,原本销往大陆的农渔产品因新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造成政治僵局,农渔民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9月30日报道,国民党籍民意代表张丽善29日表示,蔡英文在选举时就以“维持现状”四字欺骗大家,如今连“九二共识”都不愿承认,政治僵局却牺牲了靠天吃饭的台湾农渔民,当前只能靠民间自食其力与对岸联系。张丽善指出,当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即降低对大陆经贸依赖,着眼东南亚及印度市场——本网注)其实就是一味地“反陆”!   张丽善指出,大陆是台湾最大的贸易输出地,每年有超过2.3万亿新台币(约合4900亿人民币)的顺差,若台湾为了政治因素放弃如此庞大的市场,对于台湾农渔民何其残忍。  张丽善举例表示,台湾8个县市的父母官为帮助台湾当地农民和观光业,不久前共同造访大陆,并提出持续采购台湾农产品、扩大两岸观光交流等活动。  未料当局陆委会却随即回应,未经当局授权,不得签署协议,回台将被追究。  张丽善大力呼吁,若蔡当局不愿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迟迟无法破冰,那么就应该让民间、地方自食其力,而不是再把手伸进两岸民间的交流互动。  报道称,屏东金园农产品生产合作社经理庄瑞贞说,政党轮替后柠檬销售出现危机,“不管政治怎么样,我们农民要有饭吃!”  庄瑞贞1999年首次赴大陆参加水果展销,她说“两岸语言讲得通、听得懂,我到那边推广很方便,不存在语言隔阂,我们特别喜欢到大陆做生意。”  今年4月庄瑞贞还随屏东县政府赴陆参访,回台就遇到5·20政权交替,“谈好的一切事项有如石沉大海”。  庄瑞贞表示,“这个市场真的很大,希望上面的人好好的处理这一块,农民只想好好地种柠檬。”   台南市虱目鱼养殖协会理事长王文宗说,这次政党轮替刚好让大家看到是谁在骗人,新当局将遭人民唾弃。他忍不住要呼吁,早日承认“九二共识”。  王文宗也承认,南部选民在地下电台长期洗脑之下,每到选举,绿旗一举,选票就一面倒,但这回渔民已认清事实。两岸有相同语言、文化,销大陆才是长远之道。至于南向云云,王文宗反问,菲律宾跟印尼的海中箱网养殖,规模比台湾大、成本比台湾低,“我们能卖给谁?”  报道称,虱目鱼能卖到大陆,是因过去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在ECFA零关税优惠下,大陆让利给台湾渔民。现在新当局上台,不仅原来的收购协议没了,渔民要自己去跟大陆官方商量,台湾农政单位还不遗余力地打压。面对现在虱目鱼养殖全面溃败,又逢台风灾损,王文宗呼吁新当局尽快承认“九二共识”,让农渔民能够喘口气。  无党籍台南市议员谢财旺没有政党色彩,选举不靠蓝也不靠绿,他说,两岸关系急冻之后,台南虱目鱼受害最严重,渔民不断表达心声,但当局却没有任何作为,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强扣帽子,“把经济问题转化为政治问题”。  谢财旺说,两岸本是一家亲,台湾农业销往大陆是最大的活路,大陆对台湾又特别照顾,“西边有路不走,硬要去开辟南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报道称,台湾农渔产品销往大陆,从2005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帮忙打开市场,到去年为止,一年达到近10亿美元(约合67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现在当局要推“新南向政策”不是不行,毕竟多一条路多一分收入,但应多听专家意见,更不该到处扣“红帽子”。  从凤梨、释迦、莲雾到芒果,台湾水果在大陆受欢迎,一年在淘宝网卖1.5万箱芒果,堪称“台湾之光”。如果没有大陆这块市场,今天台湾水果的产量、价格,绝对没有现在这么风光,只是很多人不愿承认罢了。  此外,根据农业主管机关的数据,2015年台湾销往大陆的冷冻鱿鱼、冷冻秋刀鱼产值合计6200多万美元;南部的活体石斑鱼更逾1.2亿美元。未来面临冲击不逊于农业。  报道称,蔡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致4个多月来,台湾在国际空间、南海问题上频频受制,陆客不来,农渔产品销大陆也受影响,从外务到内务全盘重创,而且状况还在恶化。  报道称,从观光业到农渔业,台湾人民正感受到拒绝“九二共识”的苦果。责任编辑: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日前发布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指导意见,明确三级小城镇发展方向,以推动小(城)镇与大城市协调发展。同时,与美丽乡村建设相对应,形成了完整的城、镇、村三级一体化发展模式,进一步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缩小城乡差距。  据介绍,特色小镇发展将重点立足产业、功能、机制等,将创新性供给与个性化需求有效对接,按照控制数量、提高质量,节约用地、体现特色的要求,推动小城镇发展与疏解大城市中心城区功能相结合、与特色产业发展相结合、与服务“三农”相结合。  另外,全面放开小城镇落户限制,全面落实居住证制度。建立健全进城落户农民农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自愿有偿流转和退出机制,大力推 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鼓励利用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金,共同发起设立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基金。并赋予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特大镇县级管理职能和权限, 强化事权、财权、人事权和用地指标等保障。推动具备条件的特大镇有序设市。责任编辑:

原标题:索马里海盗释放26名人质含大陆船员 国民党蔡正元:赎金一辈子都不能讲  [观察者网综合]中国外交部网站10月23日深夜发布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了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近5年的“NAHAM3”号渔船中国船员安全获救。  华春莹介绍了船员获释的经过:2012年3月,阿曼籍台湾渔船“NAHAM3”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船上有29名船员,其中10名大陆同胞、2名台湾同胞, 还有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的17名船员。其间,包括1名大陆同胞、1名台湾同胞在内的3名船员不幸身亡。  经多方努力,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2日,幸存的26名船员全部安全获救,并在联合国有关机构协助下于23日抵达肯尼亚。中国政府派工作组赴前方迎接 获救中方船员。在做好安置、体检、心理疏导等工作后,获救的中国同胞将在外交部工作组陪护下尽快返回祖国,与亲人团聚。  华春莹表示,在此,中国政府向所有参与营救的机构和人员致以诚挚的谢意,也对获救船员们表示衷心的祝福。同时对被劫持后不幸身亡的3名船员表示沉重哀悼,对他们的家属致以深切慰问,对海盗无视生命尊严的残忍行径予以强烈谴责。  获救的26名船员在这4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他们又是怎样获救的呢?    另据台湾“中央社”23日报道,台湾船东拥有的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被索马里海盗挟持近5年,22日海盗释放了包含台籍轮机长沈瑞章在内的26名亚裔 人质,协助救援的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表示,这26名人质将先被带往肯尼亚安全区域后转往中国大陆广州,再由各方政府带回。  协助谈判并促成船员获释的“人质支持伙伴”组织(Hostage Support Partners, HSP)在22日发表声明,“我们很高兴宣布,NAHAM3的船员已于今天清晨获释。”这26名被索马里海盗关押近5年的NAHAM3船员,将在联合国人 道主义救援飞机的护送下安全被送离非洲。  蔡正元表示,代表发出声明的约翰·史蒂德(John Steed)是HSP组织协调员,负责与索马里海盗谈判的代表,发出声明是为了告诉周边国家他们将运送被营救出的人质。  史蒂德是英国陆军退役上校,他牵头与当地社群、部落和宗教领袖参与协商,过程长达18个月。他不愿谈论人质获释的细节情况,只说过程充满危险和“英勇精神”。  NAHAM3号在2012年3月在非洲东部岛国塞舌尔以南海域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台籍船长钟徽德身亡,其余船员被挟为人质。据了解,这群船员被海盗挟持长达1672天,是被劫持时间历来第二长的人质,NAHAM3则是海盗猖獗期间劫持的最后一艘商船。  这26名人质分别是来自台湾的轮机长沈瑞章,以及中国大陆、柬埔寨、印尼、菲律宾与越南渔工。史蒂德22日表示,有关人员将在接出人质后,安排他们回家。 史蒂德说:“他们在悲惨的环境下度过四年半。这些船员营养不良,其中一人的足部留有枪伤,一人曾经中风,另有一人患了糖尿病。”  美国非营利组织(NGO)“一个地球未来基金会”的“海洋无海盗计划”说,索马里海盗最初挟持29名船员,其中一人在挟持过程中遇害,另有两人在沦为人质期间病故。  蔡正元表示,这26名人质预计在抵达广州之后,会由各国领事人员分别接走,至于台湾籍籍轮机长沈瑞章,会由他担任主任的民间组织“两岸人民服务中心”安排接回台湾。  据美联社报道,索马里海盗侯赛因(Bile Hussein)说,2012年3月挟持台湾渔船NAHAM3,船只随后沉没。侯赛因说,收了150万美元赎金才同意释放全部船员。然而这一说法无法得到证实。  “中央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首次和索马里海盗谈判时,对方索要的赎金是150万美元,船东以船只损失约百万美元、渔货损失也近200万美元为由,只愿提供30万美元赎金,双方再经过多次协商,最后成交价不得而知。  台湾外事部门23日表示,船东提供部分赎金,其余向国际募款。  台湾外事部门称,在2012年获知此案后即与国际主要反海盗机制如“海盗通报中心”与“海洋无海盗”(Oceans Beyond Piracy, OBP)等组织密切保持联系,过去对案情的最新进展均有所掌握。  有关政府或人质家属是否有付给海盗赎金,台外事部门部表示,以近年来各国发生类此案件为例,遭劫船只所属公司多经由投保“海盗险”的保险公司筹措赎金,各国政府多采不介入立场。  台外事部门指出,一旦海盗知道船东可获政府资金奥援,恐怕会致使海盗漫天开价。据了解,船东提供部分赎金,其余由受委托处理的团体向国际募款而来。  台湾驻南非代表处已经接到台外事部门指示,在人质获释后立刻前往肯尼亚协助台湾籍船员尽速返台。  HSP协调员史蒂德同时也是“海洋无海盗”组织的东非地区主管,他之前赴索马里加尔卡尤市(Galkayo)将NAHAM3渔船的船员接出。他说:“人质们都衣衫褴褛、瘦弱枯干、营养不良。”  但史蒂德拒绝回应解救人质是否支付了赎金,但说索马里当地社区和部族的长老们都在“这一艰难情况下”伸出援手。  他说:“这是些可怜的渔民。他们的渔船不值钱,他们也没买保险。当然,他们所在国的政府也不愿卷入这类谈判中。”  史蒂德表示,这代表索马里海盗猖獗时期,被劫持的最后剩余船员结束囚禁。    据协助营救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船员的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披露,台湾籍轮机长沈瑞章在遭押2年10个月后曾通过视频诉说处境,表示每天只有1000CC(1升)饮水,处境艰苦,恳求台湾政府帮忙。  蔡正元多年来协助营救台湾船东登记阿曼籍渔船NAHAM3号被绑架人质,他曾要求海盗提供视频证明人质安全。  根据蔡正元23日向媒体提供的视频内容,从门中可看到人质蹲坐,海盗在后方持武器监控。打赤膊的沈瑞章在片中喊话,要”台湾善良的老百姓看看,台湾老板洪 高雄做的事情,他叫我们到索马里抓鱼,发生事情了,不闻不问,连钱都拿不出来。这批人全都是年轻人,2年10个月了,还不够吗?”  沈瑞章并控诉当时执政的马英九政府,他说,“台湾政府说不是台湾船,你不管,只管我台湾人。你管我台湾人没有错,难道洪高雄不是台湾人吗?”  沈瑞章说,这批渔工都是年轻人,当他孩子都可以了,他都60岁了,政府还说只处理他回去,“这批人要怎么办?”他也有良心,不是不想回去,只是这批年轻人,台湾政府也有责任,要去找洪高雄,船东是洪高雄,台湾政府拿他没办法吗?可以这样让这批人放在这边等死?  沈瑞章表示,他们在非洲这么热的地方,一天只有1000CC(饮水),海盗讲得很清楚,台湾老板不交钱,水也没有,粮食也没有。“生病了,命长的人就拖,命短的人,海盗也不拿药给你,说没有钱可以买药,结果2个年轻人就这样白白死掉了”。  沈瑞章最后哽咽说,台湾善良的老百姓,看到视频请帮忙施压,要政府一定要处理,不要说不是台湾船就不处理。台湾人老讲台湾是“人权国家、民主自由国家”,很自豪,却不晓得政府这么自私。“我只是一个小小老百姓,没有权力,家里也没有钱,如果家里有钱,老早就拿出来了。”    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23日受邀出席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举办的“新战力选训营”做专题演讲,但是媒体关注的是蔡正元居间营救遭索马里海盗绑架船员的经过。他感谢包括台湾、菲律宾、香港和大陆等企业帮忙,至于多少赎金,他说“一辈子都不能讲”。  蔡正元指出,2013年有遭索马里海盗绑架人质的家属求助于他,当时曾说明与海盗交涉是要花钱的。因为交涉时间拖很久,过程得到包括台湾、台商、中国大陆、菲律宾等企业界协助,他很感谢,不过细节不便对外多说。  蔡正元表示,救援过程知道渔船被打烂了,人质也从海边送到山上,救援的工作很困难;返航的路要走陆路再到一个定点改乘小飞机返回。  协助救援还有中国大陆方面,被问到对口单位有哪些,蔡正元说,包括大陆人质所在地的党委书记和当地省委等。  回顾冗长的救援过程,蔡正元表示,他隐藏了当时的“立委”身分,主要是怕公职身分恐被误会是政府代表,怕赎金难谈,也怕身分被联合国误会,才用化名介入, 协助处理此事。他提及当时人质家属出面求助,自己虽允诺帮忙,但要求所有人都要封口,不能对外乱讲话,否则恐危及人质安全。  蔡正元透露,本来有机会可以先救轮机长沈瑞章,但是60几岁的老轮机长告诉他,自己可以殿后,因为很多年轻的渔工跟他多年,还有未来。他听了很感动,决定卯起来救人,且筹到营救20几个人需求的经费,至于到底多少钱?“一辈子都不能讲”。  蔡正元说,救人前先看过视频,确定人还活着才和对方继续接触。另外,包括台湾企业、台商、香港、菲律宾还有大陆等企业帮忙,他也代表轮机长向大家致谢。  至于营救过程,蔡正元说,国民党中央完全没有介入,而当时曾向党内高层求援,但是因为官方公职身分,有所不便。  有媒体询问当时“行政院长”张善政曾说过“该海域不能捕鱼”,蔡正元说,人都被抓走了,还说能不能捕鱼的事。他认为可能是当时“农委会”给张善政的意见和说法。  蔡正元说,他了解张善政的立场,不方便接触这些事,“不过张善政已是政府官员里最有心的人了”。  对于奔走营救人质,蔡正元表示,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在“立法院”出现,还被“太阳花学运”的人说他出席率最低、要罢免他。  蔡正元说,获救船员是通过陆路再由以联合国人道救援团体名义的协助,改乘小型机返航,他说,如果没有更改接驳据点,轮机长沈瑞章可能被送到广州再返回台湾。蔡正元说,这是他担任公职应帮的忙,外界无需感谢;他笑说,只希望大家不要骂他就好了。责任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网

时间:2016-01-03 13:26:05